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传灯录诗歌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737|回复: 24

(读诗)《客厅的春天》

[复制链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7-3-7 12: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说]
评诗是我最不擅长与情愿的,对一个成熟的诗人,再去说什么语言、气息、结构,亦没有锦上添花之用,不如闭上嘴。
看一首诗,我不会对风格有疑虑,不会拒绝多样性,只是我会更喜欢诗里的温度是否与我的温度契合,毕竟,这是一个乍暖还寒的季节,我们刚刚从冬天的旷野里拐了个弯,需要合适的温度。


《春天,写给子期》
文‖淳本

春天,我有无人企及的尺度
我有乍暖还寒的羽毛,钢铁般的凄凉
子期
我的空白包含着深渊、险峰和崩塌
他们却说我是好看的冰雪

我要赶在雨季来临之前,拯救我的湖水
它的湖体,夜色还在流动
我看不见你,
我只好悄无声息

春天,我多么需要一件衣裳,遮住二月的阳光
需要装着一会儿在人间,一会儿不在
子期
你又拉上了窗
我又得重新开始打量自己,像一件发黄的老瓷器
厚厚的旧旧的
连自己都恨自己

[春天说]把我的放在第一首,是为了承启呆呆的下一首。她说:“我听到春天在喊:子期。子期……”看到这里,我都想哭了。我们都喜欢在诗里说自己,看人间;我们敏感而纳言,都有忐忑而脆弱的心。

《桃花》--写给春天
文‖呆呆

戏台上的蝴蝶,将翅膀涂成靛蓝,大红,墨绿。
灯光下
化成翅膀的雨水,被轻轻捺住:看戏人,手里皆握着桃枝;有时春风过度渲染

桃花们早早随了流水。
我听到春天在喊:子期。子期。仿佛那流水,每一世都会迷路
每一世
都有桃花。扮家家,猜两小,撑一枝竹伞

弯过野溪。掐到个行雨的妖怪,便落生。落一次人面
变成雨的蝴蝶,它不知道另一世
是桃花。

[春天说]呆呆的诗是画面,卷轴,是戏台上的水袖,是旁观的江南烟雨。有熟练的古典意象,精致的人文味,正如西城说:因为她是呆呆,喜欢的人自然多。这一首,是为了和我的诗而作的,所以少了一些她平日诗作的舞动感。只是我已心满意足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春天的情诗》
文 ‖叶西城

唯一的你:阿姐,世界已经有些温暖了
石头可以复活了
你的名字应该在水底醒来

我的名字应该为你
生出新的颜色——西边的梦,花海,冷淡

[春天说]一首诗之所以让我读得下去,首先是语言,西城一直在语言与思想之间平衡自己,看是平滑的叙述,会出现意外的色彩,这是我喜欢的那种转身。谢谢西城,一句阿姐,叫得我都温暖了。

《写给春天的情诗》
文‖岛岛

整个白天,影子在春天摇晃
整个春天,等待窗外桃花,醒来。

[]
你将秒针安在我体内
每前行一格
就向着你多赶一里

如果我在虚竹的底部
是否可以破执
隐士们放下笛子,不再离骚

[]
花儿自顾自的,在视线外
石阶上的人,同群山的影子一般
寂静

S。像跳舞的精灵,自带光亮
此时天空飞过候鸟,黑暗咒语一一解除

[]
切除扁桃体。做一个小手术
我还保持着单音节的念诵
那些熟稔的词,由身体发出
漫过喉部

这些音符最擅长
褶皱一个敏锐的夜晚

[]
我成为窗前唯一的哭泣者
看整片山坡,桃花沉满枝头

时间是一名智者
将你种在北山,此去山路十二弯

[春天说]岛岛的这一组,有些地方有漂亮的回音,有些地方像墙壁一样,“咚”就让人撞得脑仁疼。用词的时候,是否可以放松一点?不要收得太快,急急忙忙,余音都不给。还有,不要因为写给春天你就紧张,呵。

《松 鼠—题在春天的墙上》
文‖阿固

晚归的人并不是最后一滴消融
他刚刚回来,刚刚冒出了翻腾的念头

一个人放纸鸢,说春衫薄
说再往南去,需要翻过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

在四川往南,往北,一只失恋的松鼠需要树洞
都有灿烂的名字

我长出了蓬松的皮毛
你爱过我松软的肚皮

而春夜并不适合抒情,不适合一首两行诗歌
当我要写下的时候,喉咙长出了疯狂的藤

是的。疼
是的。端坐的时候看见流水湍急

[春天说]整首诗,我只喜欢这两句:“我长出了蓬松的皮毛/你爱过我松软的肚皮”,其他部份,只不过是你老人家有功力而已,没有啥亮点。当然,我知道阿固会说:这就够了。是的,他从不需要别人的赞美与聒噪,他在四川的天空下煮酒喝茶扎小辫,偶尔腾出些时间给诗歌,所以要看那一瞬间,诗歌是否找到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情定理》
文‖雁无伤

春分前它们还活着。
端来新茶,等我喝。
它们二十年前就属于我。
反反复复地属于我。

而在我眼中,
属于是消亡的一种。
是衔着银匕首说爱你。
是繁花在白天芬芳汹涌,
暗夜里脱掉地衣,卷进河水。

下一步,吃掉自己的静寂,
只留些回响。重整旧拼图。
把镜子反过去面壁。
除此之外,我要在春光里无所事事,
像一个用重金买下乌有的人。

[春天说]无伤的诗适合静读,她的推进从容,不拖沓,显示出女性的机敏与智慧。有现代与古典同俱的美。特别喜欢最后一句“我要在春光里无所事事/ 像一个用重金买下乌有的人。”如果前半部的调子再软下来一点,与最后一句相映衬,估计会更动人。

《春天》
文‖林非夜

夜里出没的,都是我的臣子
捕获,遗弃,还有不止息的干戈
在这片黑暗的林子里,像戒备的枝条
生长,又保持静止
只有春天,在与我和解

她有潺潺的河水
复苏的鸟鸣,轻雾显得异常温柔
这让我开始寻找,必定有一声呼唤是为我
并心甘情愿地为之等待
在每一个光洁如新的清晨
擦拭心中的王国

[春天说] 非夜这首切入独特,将春意的萌动变成一种角色扮演,然后慢慢铺开。可惜前后两节气息衔接有断口,第二节在转换以后显出了惯性的下跌,没有控制好与第一节那种张力的呼应。

《与春词》

文‖钱松子

高枝乍暖还寒,雨水卷着舌头说话。
远山,一个人的清欢模糊不清。花种到旗袍上,
春日的陡峭尚需提炼。有人拆解身体,
辨认六脉,一条鱼游向云深处。
遁于钟声的生长多么澄静。我简单地忧伤,
再窃喜,仿佛山门虚掩,似开似关。

[春天说]松子这首有一种悠长的清欢,有春雨般迷濛的开启。但有中段又有些许刻意:比如“春日的陡峭尚需提炼”“辨认六脉”等放在这里会不会破坏了这种幽篁里的美?如果气息更一贯会更让春天欢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春天的一首诗》
文‖上邪花妖

想到春天。我会想到一个人
而后才是春花,柳芽。
垂在镜面的事物,在复苏。
在与他柔软地到来。

我喜欢这样的日子。
睡觉,散步,闪烁,或做死而后生的草。
匍匐于悲欢中。
用一个手势,点亮我们隐藏的部分。

听,有水声,倾泻而出

[春天说]在取舍上没做好,会掩盖一首诗的质感。简单说,把一头一尾去掉,会更干净,更晶莹。改了是一首好诗,不改,就成了鸡肋。做减法是会痛,但不做减法,你永远长不大,是吧,小书童?

《春行》
文‖王永

喜鹊鸣于枝头
不明其言
少年附身远方
不明其所
我爱你就如爱春天一样
不忍惊扰
一点绿隐藏你我之间


[春天说]开始这首诗很长,王永说只留第一节,好吧,就长的那首来说,语言上没有保持一种相同的“态”,叙述事件能力弱,还是停留在老式抒情诗的传统里面,用词谴句没有跳跃的快感,很闷。就留下来这一节来说,虽不完整,但语言上用了诗经体,稍有点意思。只是结尾又掉下来了,多练习吧!

《与春书》

文‖夕颜

最后的一场雪
还在抒情。百花和蝴蝶
都蛰伏在前世的梦里
取暖

依旧清澈的河水
绵延的冰瀑像隐形的火焰
在河畔的崖壁上
熊熊燃烧。浮冰里的水草
扬起绿色的风帆
寻觅三月辽阔的春风

穿梭的鱼群
身披如火的霓裳
在倒影里的冰瀑间
一次次摇醒酣睡的万物
只等雁鸣声掠过水面

[春天说]有意思与无意思是一首诗的高下之分,而不是词语的罗列。

《苔藓》

文‖泥巴

迷蒙尘埃中的光,掀开落叶
就看见了最小处的森林,顶着芽孢
的细茎簇拥着向上,看见了
它们微微的颤动,激起一小圈空气的涟漪
于是,看见了脆弱
转瞬即逝的,我看见了悲伤
藏不住了,腰肾里的疼,
精神中的痒。一减再减的心思,
把头低了再低的委屈
那些茎叶上起了水汽,它们太小了
以至于挂不住露珠
我们也太小了,眼眶里
早已不再积蓄泪水,脸皮越来越适合
挤出笑容,多笑几声吧
在春天,假装传达的都是
彼此幸福的信息,然后安心地睡去

[春天说] 这是首诗的问题是它是有技术的,有观察的。是完整的,却不怎么动人。怎样与你所描述的事物更贴近,让它们的灵魂变成你的,这才是诗歌成功的关键。否则是惊不起涟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1:26 | 显示全部楼层
《画春光》
画春光
来自早班火车

文‖青蛙

今天天阴,诸事顺利
望春小娘子周身花朵,带着那么多
雌蕊。
辛夷就在她旁边,一眼便知
传播后代,较之略略逊色
春风分出身子,一半在本地与那些
妇女纠缠,一半远游去了
万物如此暧昧,谁把明暗关系交待清楚了
谁更主动些……
春花灼灼,从树枝上掉下来,徒然
增加伤春的人们的负担
青山妩媚多情,仿佛
我就要去看你。

[春天说] 青蛙这首有些矫情,没拿捏好抒情的分寸,古典意味入诗不能省略自己的心气与思考,否则只能浮于表面。

《春天,给羊卓雍措》

文‖莫浪

一卷书在眼前打开。风吹几下蓝色封面。
它有多厚
我不贪心,只读其中一页。
这一生,决心用余下几十年认真地书写。

水花在波浪里永生。
倒影中有一座城,路途一样真实。
我在岸上走。波光慢。像是牵着另一双手
白衬衫,蓝裙子。

几只天鹅盘旋。飞得太快
快得没来得及数清楚。我只能猜测天鹅的爱情
它们不曾向天空索求过翅膀的踪迹。

胸口也有一座城。
向前两步,向后三步。
环形的拥抱,就是屋檐。
当我想起你
眼里的湖水。

[春天说]语言困顿。

《给春天的诗》

文‖非可

一只鸟飞的亢奋
一只鸟在飞里抛弃了翅膀
如抹了兰蔻唇彩的嘴唇
向你,逼迫过来

翅膀上聚集的东西在倒塌
房子,鲜花,爱情,以及我们将要说到的
那束光照亮跳下来的勇气和
俯瞰中挺立的姿态

千万匹马在黎明里长久嘶叫
钟声掩盖了众人的脚步声
等待花开,我们追着泡沫走
用它的虚幻想起你

重复安置着玻璃
你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打碎
仅仅是
你,一遍遍体验痛感


蝙蝠昼伏夜出

[春天说] 非可一直有她的姿态,让你追着她走。她所采集之物件也是新鲜的,异于一般体验。所以她是优秀的,有前途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春天的一首诗》
文‖丁胜前

要是喊一声亲爱的。你会不会动心
会不会急忙忙换着去年的
碎花裙,一边嗯嗯嗯的
应答。屋顶的积雪开始消融
你趿着拖鞋落楼
雨水挂檐下
滴滴答答
我们一前一后走向空旷
不再为冬天死去的人担忧
但一定牢记,默念
会有很多小草,顶着晨光
站上田埂
站在路过的小径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走到黑天。身后的油菜花
慢慢抜动菊黄的灯芯
我们互为虚设,万物蠢蠢欲动

[春天说] 老丁的这首诗有一种情境之美,萌动着慢节奏的生活气息,一点点被绽放被发现,我很喜欢这种很朴素,却很人性光辉的句子。


《春天陷入沉思》
文‖酸酸甜

微微张开双臂,我有略微迟疑

那副棋始终没有下完
一个下午精于防守、不擅攻击

小而明艳,大片的、或是小簇的黄
窸窸窣窣占领早春的怀抱

快攻手抢占的先机已经黯淡
围得水泄不通,仅仅是绚烂一时

到底,开什么颜色才是刚刚好
不辜负,也不迎合,这十里春风

[春天说] 酸酸这首,力图用建构的特别性来将整首诗立起,其实我觉得不必要,删掉一些生硬的暗示,如“那副棋始终没有下完,一个下午精于防守、不擅攻击”这种莫明的设置,反而能使你的本身语言的渗透力强化。

《逢春记》
文‖脉脉

每朵石头,都有光滑的
内心与唇舌
它们期待一场雨,以及雨里
青翠的声响

游客停下来,抚摸道旁
倾斜的岩壁
“身后尽是未闭的门。”
云朵沉入谷底
燕子落巢尤庄

[春天说] 脉脉的切入是有深度的,有背后的意义,有发现的。这样的诗是耐读而有特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城春草木深》
文‖赵力

已经立春
背阴处的雪
依然覆在枯草上
光着身子的叫花子
捡来一条破被
披在身上
孩子们追着喊“煤炭局长”
他有一口白牙
他是另外一种雪

[春天说] 赵力的文字还是有意思的,选择一个点来表达面是诗歌常用的手法。只是怎样更深入人心,这个是值得认真再三思忖的问题。

《马齿苋》
文‖洪尘

门前阳光羞涩
无限寒凉中的温暖
餐桌上,蒸腾水汽里,菜叶肉丸翻滚
我把老母亲种的青菜
一把把青菜往里放

院门内菜地匍匐的马齿苋,有时
会粘合蜂蜜
母亲喊它紫蚂蝗,
如蜜蜂嗡嗡
拉着你,傻傻的
不放手

宁愿这样被你们咬几口
齿印,留香。
闻到
刚刚踏过最轻的马蹄

[春天说]你自己能不能多读几遍呀?

《春天 黄龙溪的蝴蝶》
文‖陌上旅

鹿溪吊桥
把黄龙溪的春天
晃成两只蝴蝶

误入鱼鳅巷的那只
立在唐家大院门前
暗示 杯中人影
迷路是无边的风景
几乎一样的小巷
像俳句
让你不会惊叹也不会失望

还有一只  在王爷砍那株大榕树下
它想到的是修行
满树的红绸如果接起来
又是一座鹿溪吊桥

[春天说] 诗歌的语言应该是有张力的,有意外的,别人用滥了的,除非你可以安排出更好的组合。所以,请不要满足于写出来就行,或者不要把诗当分行散文来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淡若春天》1
文‖牧羊人

苹果在桌上
还散发着香气
看起来那么红润
在甜蜜的事物内部
星光开始黯淡            (这种总结似的话可以不要)
一个人的心里
响起水滴落的声音
遗忘,才刚刚开始

《淡若春天》2
采蕨
转过寺庙,空山
一切草木繁盛之地
听见小拳头敲响木门
有人击鼓唱歌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我在采薇,他们在采蕨
植物之间的气息多么相似

[春天说]

“我在采薇,他们在采蕨
植物之间的气息多么相似“

牧羊人的两首,前面几乎都没啥意思,可是这两句多么好。建议把前面全部删除重来,就按这两句的气息来进行。

《春来了》
文‖云小九

蜗牛钻出螺旋的话筒
里面有回声
在刺梅欢迎的窄门里,两片枯叶
报告:某天,大雪。某天,大风

冬日里挺立的干僵尸
——芦苇花却是北方娇柔的风景
正走在复活的路上

此刻。画在纸上
三位老人推着一个更老的小孩
走进春色

[春天说] 小九恐怕得好好考虑一下诗歌用词的美感,以及一首诗的组成部分怎样互相关联形成内部有序的逻辑关系。

《春天里的雪》
文‖雪蝴蝶

深夜,几颗桔子
在炉火前闪耀着光辉
企图从另一种途径返回一座果园
窗外,有雪撞击着玻璃

雪越下越大
直到覆盖远方的愿海寺
笔记本记录的另一场雪在1996年
所有雪地上奔跑的小动物
都没有逃出来

我愿意就此事和你讨论救赎
因果和恩怨
并用笔锋测量雪的高度
把一场是非从十年里拉出来
且挺身而出,推辞轮回

[春天说] 起句的铺陈多了一点,“企图从另一种途径返回一座果园”这样的议论,可以省掉,直接进入诗的核心。其实,这首诗如果直接从第二节开始,会更好看,把事件迅速拉进,把一种对生命的诘问直接用事件呈现,防止一些不必要素材干扰诗歌的进行。所以,写诗时,反复阅读修改,是很关键的。最后的“推辞”在这里是否是错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世界》
文‖青儿

【】
风。还是喜欢旷野了
尽管。掠起的草尖,珠水凝润
尽管。叶汁仍是鲜美,有乳牙的痕波

其实风,就是旷野的。只是
我知道。当青青燎原,无边的,一定是风吹草地

【】
如此念着时。脚底铺出了一层叶子,我踩在上面
就像站在树上,就像站在你肩头,又像倚着你的脸庞
远处。灯火星星点点,而四周、眼前,一片洁净

【】
耳朵拉开黎明。阳光啄起眼睑,燕子成群飞过。忽而,房顶。忽而,麦地。忽而,柳枝
彷佛一夜。只是一夜,草色遥看已翻腾

有一个少年。身穿白衬衫
有一个世界。你的青青的世界

[春天说]散文诗也是诗,相当于杂交水稻也是水稻。这篇(首)太唯美,太抒情,太那啥了,像中学生的习作。青儿宝贝可别哭哈!


《迎春》
文‖紫晶

二月的厂房依旧破败
在雾霾中静默
设备闲置,布满灰尘

几只麻雀在梧桐树上
懒洋洋地晒太阳
树下,残雪还未融尽

我穿着冬装
迈着沉重的步子
走过厂房,经过那些设备
还有打瞌睡的麻雀

[春天说]紫晶这首小诗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空间留出来了,这是线条式勾勒的好处,可惜好多人在叙述时,喜欢点点面面的塞满,堵死读者的出口。因此这首有了范本的作用(仅限这次习作中)。一些词句的多余可以修掉,短诗是需要更精准。我虽然不喜欢改诗,但这首是有修改意义的:

二月○的厂房○依○旧破败   (一些连接词直接去掉,缩短气息,增大空间)
在雾霾中静默
设备闲置,布满灰尘

几只麻雀在○梧○桐树上   (什么树都无所谓,所以不必点出)
懒洋洋地晒太阳
树下,残雪还未融尽

我○穿着冬衣○装         (省字,精准,韵味)
迈着沉重的步子          (整句删除)
走过厂房,
经过那些设备
还有打瞌睡的麻雀们        (加“们”字,用鸟雀的复数显出多,与人的稀少形成对比)


《城春草木深》
作者‖寐影.語嫣

青山無言
瀑布倒懸
把一塊傾斜的石碑扶正
重新刻上姓名

大風吹折水杉
走遠路的人蹲在台階
掬涼水洗淨臉頰上的塵埃

我們選擇閉口不言
說太多,也沒有知音

翻山越嶺而來,又翻山越嶺而去
流水像一個人的掌紋

[春天说] 这首不知道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的作品,完整性和成熟性是有的,就是语言上有点随意,思考不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1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12: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日晴》
文‖宋止

天上的白骆驼东去了。
鞭子抽打流水,抽打不足十里的
春天。
——啪啪地响,草窠里阳光
折断了自己的去路
整个沙河滩,只有三只黑蚂蚁
学我,撅着屁股伏着地
爬一会儿,歇一会儿

[春天说] 宋止这首是值得驻足的,一个场景的断面,虽然不得其要,却是有趣的,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再现,因此有了多义性。像一场语言的游戏,带给我们足够的空间与好玩的呈现,所以不必深究他在说些什么,否则你写诗的意义就只能是相机似的复制,甚至连事物内在的美你都无能为力!

《背影》
文‖二闲斋主

面山临水。背后的空旷、拥挤
并不荒芜

你先于黄昏坐上石头,怀抱吉他
一曲微凉有些许忧郁和窃喜
节拍逐着新绿

眉眼浅淡。流动的不都是水
不都是轻愁
夜还在路上

你说,你只弹得动序曲。弹不亮满城华灯
一把琴,不足以为春天代言
只愿,探头倾听的小草
替你转身

[春天说]为诗而诗。


《淡若春天》
文‖谢颖

将于二月。不问吉日

只不过是一场集市,该来不该来的都挤进来
都有难言的苦衷,也都不再逢人便说

依旧是桃花开席,流水仍然沿用二胡调
一个接一个上演
看得多了,也就觉得这只是个骗局
正如老李头坐在门口,春天来与不来
他照样打盹

我不再幻想,能在前几年的山坡捡回半篮子蘑菇
有时甚至连丫头也懒得想起

春天照例从门前经过,故意把水花弄到岸边
我只作旁观,并不参与

[春天说] 谢颖这一首是很多人都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弄的玄虚太多,繁杂纠缠,反而把本身好的质地掩盖了。
如果能按这一段的感觉写下去,会是一首好诗。

“依旧是桃花开席,流水仍然沿用二胡调
一个接一个上演
看得多了,也就觉得这只是个骗局
正如老李头坐在门口,春天来与不来
他照样打盹
……”

《春天》
文‖牵牛

春寒料峭
野草,从田野
悄然铺展到庭院
野花,有很多心事

新婚的丈夫
明天远赴边疆

夜空下,万物在复苏
她无心倾听
鸡啼或者虫鸣
专注于练习着那个传统
男人外出,送行的女人不流泪

花头巾、桃仁衣、宽脚裤
脸色安详,挥着手,欢喜告别

[春天说] 一首好诗有语言的,意义的,情绪的,想像力的等等,牵牛这首只能说是一首诗,和好诗距离还很远。虽然反复修改,态度认真,却没有灵性的觉醒。

《春天不说话》
文‖木语

我回来的时候
她正在园子里
我想说亲爱的时候
便有一只浅色的蝴蝶落在她的身旁

抬头看我的时候
她并不知道
我有很多春天可以给她

有时候
春天不说话
就有花儿偷偷地开起来

[春天说] 木语这首诗从句法到意境都有张枣《镜中》的意味,很耐读,迟缓而丰盈。但也可能太像《镜中》而引起争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传灯录诗歌论坛  

GMT+8, 2017-5-26 15:23 , Processed in 1.33014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1:ټַ ֳ ӹ ˹˹ Žɳַ ϶IJ վ Ͼ 365bet թ Űټ ټֵ ټȺ Ŷij hg0088ע ʹ2ַ www.hg10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