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传灯录诗歌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搜索
查看: 830|回复: 36

破刀砍诗——三月诗评(砍完收工)

[复制链接]

2

主题

48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发表于 2017-4-5 16: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剑狂刀 于 2017-4-13 10:13 编辑

开头照例是废话,所谓评诗,难免为一孔之见,了解我的人也都知道,我这把破刀基本上是往脚后跟砍的,所以还是照例,先向各位大爷鞠个躬。 本期主题词“情绪”。诗歌有生命,所以也有喜、怒、哀、乐、爱、恶、欲,无情绪的诗歌是死诗歌,是所谓诗人用来装逼的工具罢了。




在大雁塔下


西安的朋友说大雁塔斜了,它站的太久。
斟酒人将一只冰虾放进碟里
它那样弯曲
让我感到舒适
我对他说
喏,
吴国混到这岁数也不容易
命硬得跟石头似的
就刚才,有人在运河深处
听见小乔抚琴
还看见渔夫
网起一本线缝的书
吴仲雍在书里喷水



      刀语:情绪“惬意”老施太坏,知道我学识不够还挑了这首。吴仲雍避位自陕西来到苏州,建吴国,想必这是西安和吴国的联系吧。唐代的大雁塔已经倾斜,周朝的吴国还如此命硬,究其原因,无外乎“闲适”二字。这是我理解的意思。再细品,评论家们有可能再整出点儿家国大义来,那不关咱吃瓜群众的事。我只看到一个吊郎当的人,一手拿酒,一手抓虾,斜倚在竹椅子上,说吴国好啊,有吴侬软语的妹子、有小桥流水、那历史比你大唐悠久多了。然后对着旁边的人说“喏,硬挺着有什么好!站不住了吧?休息休息吧。”这种调调能如此传神,难,很难!比表达悲伤、愤怒的情绪要难很多。诗里的空间、时间上起承转合以及节奏上的把控也都没让我太惊讶,只是结尾的两字“喷水”让我有些忍俊不禁,拍案叫绝!
        当然,这首诗歌也可能只是几个朋友闲聊的记录,但当诗歌有了自己的情绪,是多么美好!很多人啊,很多诗人
”是多么善于破坏这种美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8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16: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剑狂刀 于 2017-4-10 16:31 编辑

2、策马还乡




当镇子上
拆除最后一个集市
当砍去头颅的树
学会慢跑

该回去了
冬天
因为太冷
蜷缩在沙河的岩石块上

父亲
靠着影子
这辽阔的华北平原
像只受伤的猎物

已俯视一个下午的土屋
它们从山岗上下来
眯着眼
青草就要刺破地面了






刀语:与上一首相反,这个我没看到情绪,所以我认为这是一首“死”的诗歌。当然,当下我看到的大部分诗歌都是这个样子。造成如此的原因,我认为是“割裂”,四个小节之间的割裂,句子与句子间的割裂,意象和意象之间的割裂。混乱的意象,会给阅读带来很大的障碍。“树”为什么被“砍去头颅”,又怎么学会了“慢跑”,学会了“慢跑”又会如何,作者写这句的意义是什么?冬天蜷缩在沙河的岩石块上,那沙河以外的地方是不是就没有了冬天?父亲是为什么像只受伤的猎物”?“它们”是谁?所有的这些,作者都点到为止,并未深入或者交待明白,这就造成了力量上的分散,这是所谓的“横”着写。“青草就要刺破地面了”,一个“刺”字倒是让我看到了这片灰蒙蒙天地间的一份难得的倔强!砍完收刀,对诗不对人,说的不对的地方欢迎各位大爷怼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8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16: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剑狂刀 于 2017-4-10 16:35 编辑




原野上,最寻常的植物密密麻麻地交杂在一起
一个人从中间探出头来
一个人拿着镰刀
从东走到西,又从南走到北
一个人像风一样跑到山顶
所有的植物
都像风一样散落在山的两旁
所有的植物在山的两旁
临水而生
所有的植物在阳光下
自发衰老,死亡
原野上,一个人的镰刀
闪闪发亮。一个人缝合好最大的补丁
繁星飘落在影子的四面八方


刀语:这首说实话,难住我了,我甚至根本没读明白。这里写的是两个人还是一个人?最大的补丁指的是什么?既然所有的植物自发衰老,死亡”那么镰刀又有什么用处?混乱、荒诞、压抑,这是我读这首诗的第一感觉,有些像梦境。这或许是作者意图营造的氛围,但缺少一个宣泄的口子,我有时候叫它“光亮”,这一丝光亮至少能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意思,体会到一种情绪,所谓的诗歌的空间感和多意性,绝不是这个样子。当然这一切可能都是因为我没看到诗歌的名字,如果诗名能解决上述问题,这首诗歌的气息我认为还是很迷人的。




秩序



更多的夜晚,
只是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
只是听着外面的声音。
如果外面刚好下着小雨季节
又是在初秋
或者春末,室内的温度
和室外的声音相得益彰,
那细密的雨点几乎就洒落在
我的身上,我就要融化了,
时间也停止。
但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声音
响起像播放轻音乐的唱片机上的划针
突然失控,发出尖锐的划弧声,
一种秩序被迫返回。越来越瘦的生活老人
重新坐到你的门外,如同澡堂里
一个躺在相邻浴缸里的人,你对他的身体
既熟悉又陌生,想瞄一眼
又觉得多余。


刀语:情绪词无奈”。是“想瞄一眼又觉得多余。”的无奈。前半段写雨夜的安静惬意,后段是被迫回到现实的无可奈何。这首诗成功的地方在细节描写的传神,中间转折的自然,能使你有被刺耳声音惊醒的感觉。“生活老人”则是我说的那丝光亮,那个情绪的宣泄口。而“如同澡堂里一个躺在相邻浴缸里的人,”这句是神来之笔,如此形容生活的句子,可遇不可求,而放在这里又是那么自然贴切,结尾处使诗歌想象的空间在不经意间陡然扩大。题目《秩序》我觉得还可以再考虑考虑,它稍显有些硬,与诗里那种淡然、平静、不经意的调调稍有些不搭,也把这首诗歌的想象空间限制住了。




歧途





一朵鲜花开放,在楼下,发出暴裂的声音
暴裂的还有,几枚脑袋一样的浆果
他们走在叙利亚的街道上,“砰”一声,就碎了
回声传到电视机里,我看看,我不想起床
我更想在一家异地的宾馆躺着,听雨在镜子里
不停地下,床单皱巴巴地象一张破旧的世界地图
你从南美洲起身,白皙的腿跨到澳大利亚
我望了望你在好望角的那个位置
好象自己未曾抵达过,你安静地陌生
翻个身回头问:
“你确定不想让俄罗斯和美国,再合并一次?”


刀语:情绪词“嘲弄”,嘲弄自己或这个世界?我看到了这个嫖客嘴角的冷笑。其实,我特别不愿意谈论诗歌的技法或者作者如何如何高明,比如花朵爆裂能发出枪声,空间上转换的自然啊等等,因为我觉得这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让合适的词语处于合适的位置,让所有的词语在统一的节奏上,让它们一起营造出一种情绪,或者也可以叫“氛围”,这是基本的要求,但大多数诗歌做不到。这首很好。结尾女人说的那句话稍微有些跳脱,或许可以换个更好的方式。但这样也足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8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16: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水剑狂刀 于 2017-4-13 10:11 编辑

◎花都开好了


河水绕过桃树林,不再冷冰冰的咬人
山路上都是些白头翁飞进飞出

红色的,白色的,花已经开好,浓雾还没有散去
苦苣菜,婆婆丁,再不采摘就老了


刀语:情绪词“喜悦”。这首只是简单对春景的描述,全篇无任何多余的修饰,简单、直接,却也干净,细致,甚至有些童趣、调皮。近几年,我一看到那些“的”字前面的一串形容词,头就疼,个人偏好这类干脆的东西,读着有感觉也过瘾。






无题


爱你的人不一定很近
恨你的人不一定很远

下雨的时候谁先到来
谁就打开了你的窗子

刀语:这首却很难找到一个准确的情绪词。它在讲一个道理,节奏相对舒缓,内劲却很强烈,有些被误解的“愤怒”或者伤心?后两句想象空间很大,我一时猜不太透。这首是我喜欢的类型,简单,直接,不装模作样。虽然后两句一时无法理解,但如果某个时候,恰巧遇到这类似的心境,我可能会突然想起这两句。“被人记住”,也是诗歌的一个重要特质。




活着


小时侯和母亲去城里
商店里全是吃的
我使劲咽口水
不让它浪费一滴

然后我对着无人的墙壁发表
看法
不吃饭就能活着多好

现在,母亲已经不吃
饭,吃不下饭,母亲
还活着


刀语:情绪词“痛苦”。这当然是一首应该被人记住的诗歌。这当然是一首,写完之后能让作者自己泪流满面的诗歌。我认为诗歌与其他文学体裁的最大不同是“真”,情感的真切和真实。虚情假意的诗歌让人厌恶,而情感真实的诗歌,即便语言粗糙些,也有着无法形容的力量。




《白鹭》

一只白鹭从河面低掠而过,向着潘家峪水库的方向飞
那里有我看不到的广袤波光

我穿着红衬衫,男孩头;她穿白衬衫,长发扎成马尾巴,并肩坐在水库边
给我们拍照的是她还没离去的父亲
按下快门的瞬间,他捕捉到了白鹭飞翔的姿态

后来
陈晓燕,我,白鹭,在小镇照相馆的橱窗里呆了好多年


刀语:情绪词“忧伤”,淡淡的那种,象我们回忆青春的样子。“每个陌生人的肩头,都靠着一个熟睡的陈晓燕”,陈晓燕是一群人,我很喜欢这个故事。我还是要说,这种忧伤也是弥漫出来的,淡淡的自然而然,不生硬做作。这里,当然还要谈到一个功力的问题,这首应该也算做口语诗,整篇看似漫不经心的一点点叙述开来,但仔细看,却无一字多余,无一句跳脱场景和情绪之外。只一处感觉不妥,“呆了好多年”,似乎应为“待了好多年”,如果是错别字,就改过来,如果是有意强调“呆”,则显得刻意了。






我们生活在星象书里


晏小羊说她搬家了
离公司很远,所以一个人
走路的时间也多了

在纸上画下一只羊
戴着耳机
穿四只白色的鞋子

根据星象书的指示
小羊每日要趟过一条河,翻过三座山坡
最后抵达丛林

为了不让小羊惶惑
我只好她的身旁,又画上一只
惶惑的狮子

2017.1.23




合欢


直到合欢树开了花
我才注意那株树是合欢
我才发现树下有张长椅
椅子上每天
都有几个老人闲坐着

我本以为人老了之后
会对一些事情反应迟钝
并且漠然
比如对于头顶的合欢树
就不会像我这样
突然停住脚步,抬头呆望

直到那株合欢树开了花
我才发现
我的想法是错误的
事实上,只有像我这样的中年人
才会每天从合欢树下匆匆而过
从不曾在那开满粉色花朵的树下
在那清风吹拂的长椅上
坐一坐,歇一歇

刀语:这两首是一个作者写的,情绪词刻意用同一个惶惑。她们都在惶惑这忙碌的生活,但却用了两种不同的表现手法,第一首节奏偏于轻快,第二首偏于沉缓,所谓殊途同归。我个人偏爱第二首,可能是因为它比较贴近我目前的心境。如果有开花的合欢树,如果合欢树下有长椅,我想我会想起这首诗,我想我会坐一坐。




在那拉提

在那拉提
我愿不顾羞耻地躺下
就地与天山野合
来年生下
和山坡上的野花
一模一样的
小美人

在那拉提
在天山脚下
一个女人不曾受孕
倍感羞耻

注:“那拉提”,天山脚下开满野花的草原


刀语:情绪词“惊讶”,惊讶于那拉提的美。但这种赞美里却透着疯狂和倔强。在李婵娟帖在坛子里的几组诗歌里都能看到这种特质,敏感、倔强、大胆、有时甚至残忍,但不知为何,在所有的这些后面,我经常能看到一个词“柔软”。至于这首诗歌,是我评的这一组里,最喜欢的一首,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形容美景,没用一个形容词,就让你感觉到那拉提的美是那么惊心动魄。所以诗歌的一个重要特质是“不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846

帖子

2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1
发表于 2017-4-5 16:55: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没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53

帖子

19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04
发表于 2017-4-5 16: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非花 于 2017-4-5 17:06 编辑

板凳也木有了,我就站着学习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846

帖子

2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91
发表于 2017-4-5 16:58: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个色我还是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5

主题

516

帖子

276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767
发表于 2017-4-5 23: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传灯活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6

帖子

11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17-4-6 08: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断刀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8

帖子

1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0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14: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有空,抓紧把活干完,突然间觉得这是个得罪人的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传灯录诗歌论坛  

GMT+8, 2017-4-26 16:06 , Processed in 0.31105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1:ټַ ֳ ӹ ˹˹ Žɳַ ϶IJ վ Ͼ 365bet թ Űټ ټֵ ټȺ Ŷij hg0088ע ʹ2ַ www.hg1088.com